duckling

一个小小的脑洞放置地。

【おそチョロ】恋心距离两厘米

  因为是手机党,不知道怎么弄链接,所以想要看前篇的小天使们就麻烦你们点一点头像啦qwq

  *本篇少女漫倾向严重

  *含有强烈的个人私心

  *不管怎么说还是不要带脑子来看比较好

  *女仆装正式登场!就是喜欢绝对领域,耶!(谁管你啊)

ok的话就往下吧( •̀∀•́ )

03

  “烦恼嘛……的确最近收到了一个很麻烦但是没办法拒绝的请求。”——被朋友拜托去女仆咖啡厅打工了。

  书包里有女式内衣。——打扮成女孩子要用的。

  "你听好,绝对绝对绝——对不可以跟过来啊!"——不想被兄弟看见自己穿女仆装的样子。

  原来是这个思考回路来着……

  小松冷静了一下,这好像也没有什么说不通的。啊太好了,不是喜欢上了变态宅男太好了。长吁一口气,小松觉得安心了不少。嘛,虽然觉得之前想东想西的自己像个白痴一样,不过比起轻松的贞操危机,这真是好太多了。至于那个恋爱的烦恼什么的,应该就只是随口一说吧。

  心中的一块大石落地,现状没有遇到不得不改变的危机,不用担心轻松被抢走,那么也就不用告白了。真好真好。是一个值得去好好打一场小钢珠庆祝的大胜利。小松想起今天早上在等待轻松问出"那么,你的恋爱烦恼是?"之前自己心脏好像被揪紧一般的紧张,如果真的被那家伙拒绝的话,自己的心大概会比那时还要痛好几十倍,可能会当场死掉也说不定。

  仿佛真的感到那种痛楚了似的,小松的手抓住了自己左胸口的衣服。

  所以,什么也不用改变,现在这样就好。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要什么时候才开始啊?"

  小松又将视线移回女仆咖啡厅,已经开始有人排队了,看来还是一家人气很高的店呢。

  难得发现了这么有趣的事,不好好地大玩一场怎么行呢?

  他花了一秒钟犹豫要不要进去后,果断地抬起了迈向店门的脚。

  早上9点,店门前挂着的"准备中"的牌子终于翻了过来,变成"招待中"的字样。小松前面的宅男一点点变少,队伍很快地移动着。

  "哇——我还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耶,总觉得有点紧张呐……"小松拍了拍自己的脸,一定不能让轻松看见自己现在一脸兴奋的样子。

  好。又进去了一个。

  小松在心里暗暗数着,忍不住探头往店里看了看,能不能看见轻松呢,待会儿一定吓他一跳!

  "嘿嘿……"情不自禁地,小松发出了傻乎乎的笑声。身边的宅宅们好像理解了什么似的,对他露出了同情的脸色。被"啊啊我懂的"的目光无声地包围的小松在心中抗议道,喂喂快收起你们的眼神,我只是单纯地喜欢弟弟,也喜欢女仆而已,才不要和你们这些变态混为一谈啊!?

  ——根本没有搞清楚更加变态的到底是哪边,小松君啊。

  没过多久,小松前面就一个人也没有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欢迎回来,主——人……?”
  轻松在看清来者后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得僵硬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刷地一下变红的脸。
  “哇,还真的会叫主人耶?挺不错的嘛。”
  小松坏笑着,将轻松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好好看了个遍。
  黑色的假发是刚刚好过肩的长度,在轻松的两颊旁微微颤动着,看起来非常柔顺。装饰着蕾丝边的女仆装恰如其分地勾勒出了他纤细的身材,短裙下面露出一双细长的腿,配上过膝的丝袜和精致的皮鞋,让人呼吸一紧。除此之外,轻松还非常敬业地戴上了猫耳,跟稍微画过妆,又因为害羞而染上浅红色的脸相互映衬,让他看起来就是个百分之百的可爱女仆。
  ——还真是、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呢?
  有点不妙啊。太可爱了。
  控制住自己想要大声叫出"女仆装万岁——!!"的欲望,小松为了不露出白痴一样的表情,轻轻咳了一声。
  “轻松你在这干什么呢?”
  “滚回去。”
  “不要这么无情嘛,刚刚不还叫主人来着?”
  “去死。”
  轻松低着头,一副说什么也不想再让小松看见自己的脸第二次的样子。
  小松向来就很了解自家弟弟高于常人的羞耻心,他看着轻松发红的耳朵,知道他现在肯定在用尽全力祈祷自己马上离开然后被车撞倒,失去从一分钟前开始的记忆。
  才不会这么便宜你呢。
  小松摸摸鼻子,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
  “哎呀,刚刚好肚子有点饿了呢,不如就在这里吃吧。”
   他凑上前靠近了轻松的脸,盯住对方微微睁大的眼睛,嘴角弯起的弧度变得更加玩味起来,
  “不带个路吗,女仆小姐?”
  轻松的身子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脸上的红色又加深了几分,在小松紧追不放的视线中终于认输了。

  “我知道了。”他别过头去,"请……请跟我来。"

  小松在轻松身后穿过餐桌之间的空隙,慢慢走着。

   轻松短得几乎要到大腿根部的裙子跟随着他的步伐极其不安全地飘来飘去,挤挤挨挨的白色蕾丝下露出的大腿引起人的无限遐想,让小松觉得他稍微弯个身子就能被看见内裤。
  下面也穿着女式的吗?不不,应该不会吧。

  "呐轻松,你的裙子好短啊。"小松不经意地问了一句。“下面穿的不会也是女式的吧?”

  "……!"

  轻松身子一顿,小松可以明显地看见他的耳朵马上比刚刚还红了一倍,哇啊好厉害。

  "怎么可能啊,白痴!"

  似乎是在店里不太好发作,轻松小声地这么回了一句。"再问这种问题,回家后就把你屁毛烧了。"

  "什么啊,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才怪,可爱死了,我的弟弟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仆。

  小松在轻松停住的桌位上坐下,仔细看了看,是个很正常的位置。还以为会像totti一样把我带到厕所前面呢。这一点上还是很温柔的嘛,小轻松。

  “眼神好恶心。”轻松看着小松,眼睛里的温度大概比"冰冷"还要低了个十度。

  “那么,你就快点用你钱包里所剩无几的钱随便买点什么吃了然后回家去吧。变态伪娘控松。”

  "才不是伪娘控啊!"我只是普通地喜欢弟弟好不好?!

  "那你怎么会到这里……啊!你不会是跟着我过来的吧?"

  "哼哼,轻松你太没警戒心了啦,小心哪天被坏人拐走了喔。"小松得意洋洋地笑着。

  "可恶……!"

  轻松一脸不甘心地咬着下唇,不过既然小松已经到了这里,再怎么生气也无济于事了。像是才想起来一样,他把菜单递给小松,黑着脸说:

 "今天的推荐是熊猫汽水。"

 "一上来就搞推销啊?阿轻都不先说一句‘主人,请问您要来点什么’嘛?"

  "我死也不会说的!你到底在期待什么啊!"

  "什么啊,这可是男人的梦想!"

  "明明刚刚才说过自己不是伪娘控?!"

  "——……"小松一时无话可接,他调转了视线,胡乱翻着菜单掩饰自己现在的尴尬,"你们这里还真是贵啊,一杯奶茶居然要1000日元,是抢劫吗?"

  "那你别喝不就好了?"

  "啊!我就点杯白开水吧。"

  "你穷酸也要有个限度吧?!"

  控制不住情绪声音变得大了一些的轻松,突然发现咖啡厅里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再不帮忙脾气再好的店长也要生气的。真是的,不知不觉就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了。轻松觉得自己花费时间跟混蛋长男在这里进行没有意义的吵嘴确实有点失礼。他看了吊儿郎当,盯着菜单不知道在嘀咕什么的小松一眼,叹了口气。

  "你如果只是想捉弄我的话,目的已经达到了吧?这家店往前走500米有家挺便宜的正牌女仆咖啡厅喔。"

  "?"小松抬起头来,像是不知道轻松在说什么一样,头上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所以说,你还没吃早饭吧……"

  "轻松居然这么熟悉女仆咖啡厅的位置?!真是厉害啊——"

  ……这个笨蛋!

  "好痛!"摸着自己头上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大包,小松吃痛地抗议:"主人的脑袋都要被你敲坏了啊,暴力松!"

  "抱歉,一不小心就打了你呢,主人。"

  "这种时候才叫?!"

  不过还是很可爱,因为很可爱所以原谅你了。小松觉得自己真是个容易满足的人。不过对象是轻松才行呐。真是个专情的人啊我。

  "轻酱——能过来这边帮一下忙吗?"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个子女仆向轻松挥了挥手,这个也是男生吗?总觉得有点能理解为什么这家店人气那么高了。

  "啊、好的!"

  轻松下定决心不再搭理小松。既然答应了要帮忙,就得好好工作才行。

  "等一下要点餐的时候,按一下这边的铃就好了。"

  "……哦。"

  小松看着轻松急急忙忙又跑回前面接客,一个人坐在位置上,不禁觉得有点无聊起来。

  "嗯……点些什么好呢。"

  跟轻松刚刚说的一样,小松到现在还什么也没吃。肚子咕咕叫着有点饿了。幸好昨天打小钢珠赢了一笔,可以在这个抢劫犯咖啡厅稍微花费一下。

  “不也是些很普通的东西嘛……”小松翻着菜单打了个哈欠,"就随便点些好啦。"

  "叮咚"地,伸手按了按铃。

  不出一会儿,小松就听见了皮鞋和地面碰撞发出的哒哒的响声,一个女仆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不是轻松也不是刚刚那个小个子,走过来的是另外一个女仆。

  话说,刚刚在前台时只顾着看轻松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女仆有这么多啊……

  那名女仆对小松露出了一个标准的笑容,提起裙子向他行了个礼:

  "主人,请问您要来点什么呢?"

  噢噢,跟刚刚那个半吊子完全不一样,好强的女仆力啊!

  "哎啊,那个……有什么推荐的呢?"

  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在真正的女孩子面前一样,小松变得有些拘束起来。

  "喵!今天的推荐是熊猫汽水哦,主人!"

  手握成了爪子的形状,搞不清楚是在模仿猫咪还是熊猫,女仆微微笑着把它举起来在脸颊边晃了晃。

  "熊,熊猫吗……"

  "嗯!熊猫,很可爱的嘛!"

  "是呢,我也很喜欢啊,熊猫。"

  "主人也喜欢吗?好高兴!"女仆弯下了身子,把脸靠近了小松,长长的睫毛(假的)在他眼前颤动着:"这个汽水呢,是店长大人亲自调的呢,很好喝的喔。喜欢熊猫的主人也来一杯吧!"

  呐?女仆笑着歪了歪头。

  "……——"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种跟可爱的女生聊天的愉悦感?!就算知道"她"是男孩子,这种从内而外的让人怜爱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除了喜欢上弟弟以外精神上还算健全的二十代无职男性,即,几乎从来没有好好跟女生说过话的小松,突然被(至少是看起来的)女孩子温柔以待,心中的感动已经不是能简简单单用"想哭"两个字概括完毕的了。

  "讨厌,主人不要盯着人家看啦,会害羞的……"

  女仆露出了好像真的很害羞的表情,伸出手指推了推小松的脸,让他的视线不要向着自己这边。

  “哦,哦哦……”

  这家伙的女子力也太强大了点吧?!如果不是先喜欢上轻松的话,小松觉得自己说不定就要沉溺在这种可爱的小动作里了。

  哎呀,这真是的我在想什么呢——

  感觉脑袋飘飘忽忽好像马上就要飞起来的小松,在终于要露出白痴一样的表情之前,感觉到了一股直勾勾刺过来的视线。

  “……唉。”

  本能地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后,小松发现女仆把自己的脸推向了正在给客人点餐的轻松的方向。因为是站着的缘故,轻松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隐隐约约地感觉得到,这家伙眼神里的温度应该,不,是一定比刚刚那个低了十度的"冰冷"还低了个一百度不止。

  “……”

  “……”

  两人进行了差不多一秒钟的眼神交流。小松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轻松眼睛里浮现出的"人渣"二字——搞什么啊这个人不能撒谎的体质在这种时候还真是麻烦?!接着轻松叹了口气,像放弃了什么似的,抿了抿嘴唇。他把视线移开,看起来是调整了一下情绪,随后在客人"唉女仆小姐你在发呆吗?"的讯问声中慌慌张张地记下客人的点单。

  "呃,我重复一下,是两份南瓜浮冰水,一份蛋包饭,一份烧鸡翅,和一个拿破仑蛋糕对吧?"

  "嗯嗯。"

  轻松向客人鞠了一躬。"那么,有什么事要再叫我哦,主……主人。"

  低着头的轻松,脸上还是因为无法习惯这样的称呼而微泛着粉红色。这份青涩感在他抬起头来,对着客人微微一笑的时候变得更加明显。

  那种纯情的感觉给人会心一击,已经到了可以凭借着这个说出“我很厉害吧!”的程度了。这也许就是传说中伟大的童贞之力。如果说处男到30岁会变成魔法使的说没有骗人的话,那个"魔法"说的大概就是这么回事。没错,可爱到了这个地步只能称之为魔法了。嗯,虽然对轻松来说这种说法有点失礼。

 "——……"

  不仅是小松,连两个客人也看呆了。

  "!一定会叫你的!等……等着我噢!!"

  "……?啊、是!"

  轻松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地点点头又露出一个笑容。

  啊啊受不了了太可爱了混蛋!两个客人大叫着倒下了。轻松觉得他们应该早点去看一下眼科比较好。

  "做得不错嘛,轻酱。"路过的双马尾小个子女仆拍了拍轻松的背,"你很努力了哦。"

   "啊啊……"

  小松目送着轻松和双马尾带着一种谜之感动气氛走远。是啊是啊,做得真不错。明明对着我就既不愿意叫主人也不会笑来着。真不公平。嫉妒也好什么都好,总之就是感到不爽。

  不知何时女仆的手指戳在脸上的触感已经离开了,止住小松烦乱的思绪的是在他眼前不断摇晃着的五指。

  “主人?嗳——这位客人啊——”

  “嗯?啊、啊啊,”小松再次回过神来,搞什么,今天走神的次数也太多了一点吧,不像长男我的风格啊。“是熊猫汽水吧?就要一杯好了,熊猫汽水。”

  “我知道了,请问主人还需要些什么呢?”

  “一份蛋包饭,和,炸鸡块吧。”

  “好的。”

  女仆记下小松的点单,看见小松的眼神直视着前方,还在发呆的样子。正想出口问一声,他又轻叹了口气,那么应该不是在发呆,是在烦恼着什么吧。

  “主人你呀,刚刚盯着松野君看了很久呢。很中意他吗?”

  小松脸上一红,本能地想要反驳:“我才不喜欢那个家伙——”

  “啊、说起来,”好像根本不打算听小松要回答什么似的,女仆又凑了近来,仔细看了看小松的脸,接着说道,“主人跟松野君长得好像啊!难不成是兄弟?”

  “啊是的,是胞胎兄弟来着。”

  “哇——”女仆直起身子,捂住了嘴巴,“好厉害啊!”

  “不不,厉害什么的。”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是兄弟呀。真好呢,兄弟扮起女装这么可爱。”

  “唉?”

  “呀,松野君真的很合适嘛,主人你也心跳不已了不是吗?”

  “呃,这个——”

  虽然的确是很可爱没错!但是被你这么说出来真的感觉对着弟弟的女仆装心跳加速的自己有点问题啊!小松揉了揉鼻子,一脸懊恼。

  女仆见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主人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可爱就是可爱,没必要害羞啦。其实啊,像松野君这样子的是最受欢迎的呢,倒不如说那种羞耻感才会让客人兴奋的呀。像我呢,因为太适合反而没有新鲜感了,真羡慕松野君呐——感觉好像看见了曾经的自己似的。”

  ——所以主人你,还是小心点比较好喔?

  滔滔不绝地说了一通,丢下这句不明不白的叮嘱后,女仆向小松鞠了个躬,带着笑容跑开了。

  “……哈。”

  “小心”是要小心些什么啊,要说小心的话,轻松那边才是更加需要小心的吧……这个女仆真是的,净说些不明所以的话。

  小松一只手撑起脸,拿起桌子上的柠檬水喝了一口。肚子好饿啊,真想吃燉菜。

  “久,久等了。”

  熟悉的声音再次钻入小松的耳朵里,他顺着声音看了过去,果然是轻松。轻松手里端着一盘饮料,正笨手笨脚地把其中一杯放在客人面前。怎么觉得这家伙换上女仆装后就变傻了好几倍?不仅说话结巴,动作也不利索了。要知道他在家里可是能一秒钟给六个人上好茶的。

  小松这么想着,注意到了轻松一闲下来就不停地向下拉扯裙角的手,啊,很在意这个吗。的确呢,这个裙子就算是让女孩子穿也太短了点。

  “呃,主人,您点的奶茶——”

  听见因为紧张而有些发抖的声音,小松又看向轻松从刚刚开始就没停止过发红的脸颊。泛着恰到好处的健康的粉红色的脸,搭配上因为低着头而下垂的猫耳,让人心里忍不住涌起一阵怜爱之意。哦哦,原来是这样啊,传说中的羞耻感。小松皱起眉头,奇怪,这个猫耳刚刚看上去有这么不顺眼吗?

  “好,好萌啊这个……”

  听见了轻松面前的宅男忍不住小声说出口的话语,就好像心中的某处被“哗啦”一下点燃了一般,小松突然有点火大起来。

  说起来,这个裙子,短得有点过分了吧?短成这样别说是大腿了,就连小裤裤都遮不住。这种长度的裙子是要给谁穿啊?除了容易走光外根本对穿上的人一点好处都没有。喂,那边那两个轻松一弯腰就把头伸过去的家伙,说的就是你们这种人,结果这个裙子就是为你们设计的吧?!

  小松看着背对着两个不知道在干什么的男生,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认真向客人鞠了一躬的轻松,皱了皱眉。

  不,无论是裙子还是猫耳,以及那副害羞的样子,全部都,太碍眼了。  

   ——不行啊轻松,这种样子怎么可以让别人看见呢。

  “咚!”的一声把水杯放在桌面上,小松气呼呼地站起身来,向轻松的方向走了过去,默不作声地站在了他的身后。

  “?小松哥哥你干什么?过道很挤的啊。别人会过不去的快别这样了。”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体验一下乘地铁的感觉,仅此而已。”

  小松淡淡地回答。然后,用尽全身的恶意瞪向了眼前的宅男。

  “!”

  对方立马变得退缩了起来,心虚地低下了头。别开玩笑了,一松的眼神可是长男我言传身教的产物啊,在这种事情上我多少还是有点自信的。今天暂且就放过你,下次可就不是用眼神吓唬一下而已了啊。小松用鼻子冷冷哼了一声,想看轻松的内裤你早得可不是100年那么简单。真要说的话,是早了一百光年吧。唉,光年是什么单位来着,怎么样都好啦。

  “唉呀呀,这真的是……”

  刚刚叮嘱小松的女仆远远地看见他因为思考而变得呆滞起来的脸,不禁“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这不是完美地理解了“小心”的意思嘛,你。

  跟这位感觉自己做了好事而十分愉悦的女仆不同,这边把小松推回座位上的轻松脸上的表情从娇羞换成了不耐烦。

  “我说小松哥哥,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地坐在这里等餐,而是要跟着我走来走去呢?”

  “这个嘛,应该问问你自己。”小松含糊不清地回答。

  “……”轻松完全没有理解他话里的意思,只是垂着眉毛,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哈……”

  小松不知道今天第几次这样叹了口气,随后扯开了话题。

  “轻松,你到底为什么要穿这么短的裙子啊?”

  “你这种好像是我想穿才去穿的问法,让人好火大哦。”

  “所以呢?既然不想穿为什么还要穿啊?”

  “就说了,我是来替朋友代工的了。上次喵酱的演唱会他请我看了所以没办法拒绝——”

  “就这点事?让你看丽华的演唱会什么的哥哥也办得到啊,也会穿女仆装给我看吗?”

  “你还敢说啊?!真不知道我的钱包是因为谁的错才变得空空如也的!”被戳中了怒点,轻松恶狠狠地瞪向小松。

  “轻松真小气——”面对完全无法反驳的话只好和往常一样打着哈哈,小松把话题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转移,“所以说,就算是女仆咖啡厅,这个裙子也太短了吧,根本让人连掀它起来的欲望都打消了嘛。”

  “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掀的啊?!这是店里的活动啦,说是‘缩短裙子十公分’什么的……”

  “哈?!举办这种活动有什么意义?”

  “这句话居然从你这个天天看av的家伙的嘴巴里说出来了?!”

  “你很过分耶!”小松忍不住了,“明明我是在关心你——”

   啊。

  意识到自己因为不甘心而说了什么的小松,眼角瞥到轻松与自己一样吃惊着的模样。看着粉色渐渐再次爬上轻松的脸颊,小松不禁在心里大叫不妙,喂喂,你不要脸红啊。搞得我这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啦。

  “……”

  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呢?

  你才是,脸红成这个样子是为了什么啊?

  害怕自己会错意的小心与对自己心里某个答案的期待混杂在一起,变成在空气中不断相互试探与猜测的心意。只是,谁也做不到先迈出那一步,谁也没办法将心中的问句说出口。

  如果不是那个意思,就太丢脸了啊。

  沉默在两个人之间蔓延着。啊啊就这么沉默下去好了,沉默到大裤衩博士发明出能够回到过去的机器让我掐死刚刚的自己为止。正当小松自暴自弃地这么想的时候,轻松开口了。

  “总、总之,你的意思,我是知道了。”轻松的手又开始无意识地向下按自己的裙子,“我会注意的。”

  “哦,哦哦……”

  小松也只能给出这种回答。

  似乎是为了平息心情,轻松深吸了一口气。

  “那么,我去帮忙了。”

  没有给小松接话的时间,轻松转过身,好像是要逃走似的,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唉。”

  看着轻松匆匆离开的背影,小松挫败地长叹一声,趴倒在桌子上。

  “知道了,我的意思吗……”

  你才不知道啊。

  比如说,觉得你那个猫耳也好碍事,想把它摘掉什么的。比如说,想让你穿回那身老土的衣服什么的。比如说,不想让你对着别人露出那么可爱的笑容什么的。

  又比如说,喜欢你,想独占你,什么的。

 —— 我心里其实是这么想的,你大概一辈子也不会知道吧。

  “啊啊——”

  小松把脸埋入包裹着手臂的红色卫衣里,空出来的一只手挠了挠头发。有些烦躁地,从喉咙里压低了声音小小地发泄了一下。

  “反正,也是不知道比较好吧。”

————tbc————

(如果你觉得这里的长男纯情过头,那一定不是你的错觉。)

评论(30)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