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ckling

一个小小的脑洞放置地。

【おそチョロ】恋心距离两厘米

 
*oscr向

  *这是一篇自我主义到没救了的文,大家可以不带脑子看

  *女仆装有

  *梗来自嘉岛老师的《在秋叶原坠入爱河》,真的是好萌的一部漫画啊=^w^=

  *大哥好像被我写成了轻松痴汉

  *大概会是双向暗恋

ok的话就往下吧( •̀∀•́ )

01
松野小松眨了眨眼,拿出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确确实实还能看见五根手指没错。确定自己的眼睛不是出了问题后,小松将视线移回了自己刚刚看见的东西上。

  一件内衣。准确地说,一件胸罩。不论是胸前微微的突出还是贴身的设计,这块白色的,绣着个可爱的蝴蝶结的布料毫无疑问地在宣告着自己身为一件女式内衣的高贵地位。

  “咦咦咦咦咦——?!”

  小松忍不住大叫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这种圣物会出现在自家发电三男背回来的书包里面?

  松野家的男人都是没有摸过胸罩的处男,松野轻松是松野家的男人,所以松野轻松的背包里面不可能出现胸罩。这难道不应该是一个完美的三段论吗?该不会真是有了女朋友?不,不可能,这种假设太可怕了,不如说放在那个轻松身上根本就是个恐怖故事。

  那,或许是被骗了也说不定。毕竟那个童贞三男可是一个浑身散发着纯情味道的家伙,就算只是送了他一个胸罩,他也会高兴得愿意和你结婚。不,这好像已经有点偏离了纯情的氛围,只是单纯的童贞了。不过能用一个胸罩把这个家伙骗到倾家荡产是一定的。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想着对轻松来说十分失礼的事,小松毫无意义地反复捏着内衣的软垫,告诉自己要冷静。

  冷静。松野小松。除了是女孩子给的这个前提以外一定还有别的可能。说不定这是喵酱的最新周边,或者说,轻松也许还有这样那样不为人知特殊癖好,又或者,这个万年童贞只是欲求不满,瞒着兄弟偷偷干出了这种下流勾当,是的是的,一定是这样没错。

  “……”

  没错你个头!!哪个偶像会出这样的周边啊!而且过高轻撸斯基根本没有半点儿女装癖的迹象吧?!还有,那个连跟女孩子对视都不敢的撸撸松能有勇气去偷内衣才有鬼啦!!

  不到两秒小松就对自己的猜想进行了否定,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把内衣塞回包里迅速将拉链拉上,长叹一口气后如同死掉的苍蝇一样躺在了地上。

   没办法说清楚是嫉妒还是焦躁的糟糕心情连带着轻松的书包里面为什么会有胸罩的这个未解之谜,静静地在下午四点的阳光中被不断地加热。

  事实上,这个胸罩的来源不管是真心喜欢轻松的女孩子还是骗了轻松的女孩子,甚至是对轻松抱有恶趣味的男孩子,对小松来说都是最糟糕的结局。

  没错,松野小松人生中为数不多不能说出口的秘密之一就是,他喜欢上了自家三男松野轻松。本来打算就这样一辈子将这份感情藏在心里,直到将它带到坟墓里去,但无意间看见的可能标志着轻松在感情之路上踏出的前进性的一步的东西却让这份决心变得稍微有些动摇起来。

  就这样不说的话,喜欢的人可是会被抢走哦?

  比起任何时候都让人清楚的这个事实,过于鲜明的感觉让小松叹了口气。为什么要打开这个包看见这种东西啊我。不知道的话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今天轻松外出回来后,一直怪怪的。按常理讲,轻松的背包应该在一回家的时候就被打开,然后它的主人则会一边用嫌弃的语气抱怨一边从里面拿出些像是猫粮啊,啤酒啊之类兄弟们拜托买的东西。而轻松今天不仅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上楼把自己的背包了放在(自以为)隐秘的地方,还磨磨蹭蹭了半天才下来,那张藏不住心事的脸分明就在说着“我的背包里装着不得了的东西哦”,真是让人不好奇都不行。

    啊啊,好奇心害死猫。小松半眯着眼睛想。

   可他还是忍不住一探究竟。

 

  “——我说轻松,你最近有什么烦恼吗?”

  晚上在大伙儿们一起去完澡堂回家的途中,小松靠近走在一松旁边的轻松, 试探地发问。

  “怎么了?”

  轻松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怔了怔,随后微微皱起眉毛说,

  “烦恼嘛……的确最近收到了一个很麻烦但是没办法拒绝的请求。”

   “请求?”小松眉毛一跳。

  像是终于找到了能说出来的时机一样,轻松托着下巴低声开始了喋喋不休的自言自语,“唉,好难办啊。可是如果是那家伙的话,没办法拒绝呀。”

  “……?”

  “真是的,这种请求怎么说也太过分了点,嘛,也是二话不说先答应下来的我不好……”

  “——?!”

  “但是能帮到人家的话,怎么说呢,感觉也并不坏……”

  “等等等等……!!”小松吞了吞口水,不动声色地放慢了脚步,拉开了自己与轻松跟弟弟们的距离。“有话好好说,到底是什么请求啊?”

  “什么请求?”轻松把头转向小松,好像在回忆请求的内容一样呆愣了几秒。

  “嗯。”小松摸摸鼻子,有些紧张地等待他的答案。

  “……跟跟跟跟你没有关系吧,混蛋长男!”

  花了几秒钟,总算是想起来了。可不知何故,轻松的脸变得通红,简直就像想起来的东西是什么不该回忆的事一般,连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地提高了几分。

  “唉?到底是什么?告诉我嘛——”

  “突然问这问那的,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身为哥哥,我当然很担心轻松呀。”

  “哈?没有什么需要你担心的吧?”

  僵硬地这么说着,轻松转过头去加快了步子,往前追上了兄弟们,似乎丝毫不想要继续这个话题。

  什么啊,不就是问一下而已,至于紧张成这样?超级可疑不是吗?

  小松看着轻松的背影,心中的问号愈发膨胀。

  “喂,我说你们啊,今天晚上可不准再吵了哦,我明天要早起。”

  等大家都钻进了被子里,轻松在拉上灯前这么郑重其事地宣布道。

  “特别是你,椴松,晚上上大号别要再叫醒我。”

  “女生吗totti。”闷在被子里的一松“噗”地笑出了声。

  “哈?轻松哥哥你又自我意识过高了吧,谁谁谁晚上上厕所要你陪啊!”被叫到的末子一下子坐起,满脸的不服气。

  “哼,totti你可以叫醒我没关系喔,我可是一个perfect的夜间骑士呢。”

  “……”

  椴松说着“好痛”的同时空松被一松揍了,为什么呢。对自家弟弟之间的奇妙关系百思不得其解,小松把话题转移回轻松身上。

  “又要早起?”

  “呃、啊……有点事。”轻松看着小松,浑身散发出一股警觉的气息。

  所以从说这家伙不擅长骗人。小松正要开口,却被椴松先一步打断:

  “啊,反正也是那个吧,看起来是要早起去求职结果是一大早排队买周边什么的。上次我看到了哦——”

  “偶像宅真可怕啊——”

  “没关系的my brother ,我能理解你。”

  “什么什么?要来玩摔跤吗?”

  听见十四松突然冒出来的这句毫无关系的话,轻松终于忍不住“啪”地拉上了灯好让这些家伙快快闭嘴。

  “睡觉的时间到了!!”

  夜渐渐地深下去了,窗户外面的月光浅浅地洒进屋子里,让床铺镀上一层方方正正的浅白色。
  听着身边传来的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小松却怎么也没办法入眠。明天轻松要早起,直觉告诉他这件事肯定与他背包里的胸罩有关。

  是应该就这么放着不管好呢,还是继续追究下去呢。小松自己也知道实际上这件事情跟自己没多大关系,但是毕竟是喜欢的家伙,在意一点也是很自然的吧。

  ——是很自然的吧?

  小松睁开了眼睛,什么时候才能自然地、堂堂正正地大声向世界宣布、自己喜欢的人是弟弟呢?

  他微微侧头,轻松就睡在一旁。能够这样光明正大地偷看自己喜欢的人的睡脸,这也许是喜欢上胞胎兄弟的唯一一件好事。

  轻松的身子小小地倦着,双手抓住被子,嘴角即使在睡梦中也无精打采地下撇,露出了非常平和的表情。  

  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张非常普通的脸,为什么会让自己如此心动呢?

  小松忍不住伸出手去,捏了捏轻松的脸,出人意料软乎乎的,这家伙也是个家里蹲来着。喂,都是因为你啊,害我晚上睡不着了噢。像是发泄一般,小松扯了扯轻松的脸蛋,对方的睫毛颤了颤,皱起眉头发出“呜”的一声,把脸往被子里埋了埋,继续睡了过去。

  “……”

  喂喂这算什么反应,超级可爱啊。

  小松收回了手,仿佛很困扰似的挠挠自己发红的脸颊。完完全全被自己消磨不去的恋心击败,换句容易理解的话来讲也许就是这样的感觉。

  果然很喜欢啊。

  正是"喜欢"这份心情才让小松感到焦躁和不安。明明感情就到了灌满量杯,几乎要溢出来的地步,却什么也不能做。如果一直是童贞家里蹲的话,至少还可以以对方并没有恋人的理由欺骗自己:只要一辈子交不到女朋友,呆在哥哥身边的话,那不也就跟属于自己差不多了吗——用血缘关系作为杀手锏,小松曾经对自己拥有这样的自信。

  但是现在不同了。

  轻松如果真的被别的什么人喜欢上的话,身为男性,又是同胞哥哥的小松无疑会处于必败的境地。

  "这下麻烦啊。"小松忍不住像个大叔一样揉了揉眉心,这么轻声低语到。

  一直对自己的恋情悠哉悠哉,既不打算放弃也不抱希望的小松,本来以为自己不论是在工作上还是恋情上都可以随随便便地混过一生,而对弟弟的感情能一直保持现在这样黏黏糊糊的状态似乎也没有什么遗憾。拜轻松的不起眼和自身的笨蛋所赐,小松可以说是从来没有过感觉到危机的一天。

  女朋友?开什么玩笑,轻松那家伙不可能啦不可能——

  如果不是正好偷看见轻松背包里的胸罩,小松可能会一辈子都保持这种想法。

  战争的号角被嘟嘟吹响,没有经历过训练也没有武器的小松士兵要怎么办呢?

  "哈啊……"

  小松叹了口气。

  不想看着轻松被抢走,也不想被他讨厌呐……倒不如说,如果自己告白失败的话,指不定还会对他跟别人的恋情起到正面效果。——这太惨了啦!不管是哪个都让人心痛的要哭出来了啊!

  除了两情相悦的结局以外自己的存活率几乎为零,意识到这一点,小松心头一寒。 

  感觉自己没办法睡下去了,小松正想退出被褥,爬到屋顶上和月亮分享自己心中无边无际的情感,突然被轻松拉住了衣角。

  小松一惊,难道自己刚刚在这里胡思乱想时不自觉地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把他吵醒了?这家伙说过明天要早起的,一定又要大发雷霆了。他看向轻松,却发现对方紧闭着眼睛,貌似还好好地沉浸在睡梦里没错。

  "哇啊,居然无意识地就拉住了我啊,真可爱……"

  感觉自己的内心得到了治愈,小松伸手摸了摸轻松的头发,睡梦中的轻松似乎是感到很舒服似的,无意识地把头往小松的手心靠了过去,下撇的嘴角也放松下来,呼吸轻轻的,露出了一副幸福的表情。

  抚摸着轻松的小松不由得愣住了,眼前这个可爱的生物让他心里被"好想紧紧抱住他!"的想法填满。小松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尖,哎呀,这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呢。

  没有办法了呀。

  谁让自己就是这么容易满足,就算以为自己以为不可能变得更加喜欢他了,却在下一秒因为对方的一个小动作,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丁点好感而变得更加喜欢他。太没用了呀,我。小松这么想到。

  ——不过就算是这么没用的自己,也不想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看见和触碰这样的轻松啊。

  士兵小松听着远方吹来的号角声,暗暗下定了决心。

  知道了那个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的结局又如何,不管怎么说也要背水一战。

  "喜欢"这份心情,到了非说不可的时候,就算不能堂堂正正地说出来,就算不能让全世界知道也好,至少要对这个人传达出去。

  这样才对嘛,小松想,因为自己犹豫不决而让别人捷足先登什么的,谁会甘心让这种事发生啊。

  ——恋爱战争,你就尽管开始吧。

   

  

  

  

02

  那么,首先来整理一下目前得到的情报吧。

  轻松的书包里面有女式内衣。轻松收到了来自不能拒绝的家伙的请求。轻松被拜托了说不出口的事。

  叮咚。推想开始。  

  女式内衣女式内衣。女式。内衣。——好像没什么头绪。

  那么想想谁会拜托和内衣有关的事情吧。是轻松认识的人。轻松的朋友圈?都是一群偶像宅啦。明明成年了没有女朋友还把偶像当做理想对象喜欢戴着猫耳喵喵叫那种。有着让人无法理解的爱好的宅男啊。

  宅男哦。

  宅男——宅男……女式内衣、呃!?

  等等,被拜托了说不出口的事,女式内衣,对方是宅男。

  照这么想的话,只能是那个了吧那个!?

  ……太糟糕了啊。

  一把这些联系起来思考,就算是小松这样的脑袋也得到了不可描述的结论。虽说还不能完全把这个胸罩的来源是女孩子的可能性抹去,刚刚才下定决心要告白的小松不禁松了口气。

  ——才有鬼啦。

  开什么玩笑,比起这种有着变态爱好的宅男绝对是哥哥我更好啊!

 小松被自己的想象吓到一个激灵,想着明天早上要早起的轻松,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跟过去看看。

  翌日。

  轻松果然按照自己头一天晚上说的一般,早早地起了床。小松在被褥里听着他的动静,也爬出了温暖的被窝,哒哒哒地下了楼。

  "早啊轻松——"

  轻松嘴里叼着牙刷转过头来,"早上好小松哥哥……呜哇,好严重的黑眼圈!"

  "这个嘛,"小松挠了挠头发,"哥哥我昨天被恋爱的烦恼所扰,可是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呢——"

  "哈?是哪盘你看好的av又被人租走了?"

  "这个反应?!"

  被试探的一方毫无自觉地抛出了伤人的回应,小松在心里叹了口气,不不,心胸宽广的长男我怎么会在意这种事呢。他拿起了牙刷挤上牙膏,塞进嘴巴里和轻松一起让牙刷在嘴巴里重复着上上下下的无聊工作。

  "那么,轻松你今天起这么早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唔……"漱着口的轻松皱了皱眉,嘴巴里发出了表示不满的声音。他把水吐掉,用毛巾擦了擦嘴巴,"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再说了,跟小松哥哥你也没有关系。"

   "哼——真冷淡。"

  小松这么回答他。反正过一会儿我就会知道了,现在告诉我有什么不好嘛。

  "小松哥哥你呀,还是早点改掉喜欢打听弟弟隐私的习惯比较好哦?"

  "我才没有这样的习惯。"

  昨天翻的书包只是个例外而已。那该归为"喜欢打听喜欢的人隐私"的习惯,这样没什么不对吧?还有啊,你们那些A书和零食,才不是我故意要找的啊,这么明显地放在那种地方,散发出"快点看见我!"的气息,想不发现都难嘛。

  这么想着,小松"嗯嗯"地点着头,完全没有半点像是在反省的样子。

  "你一定又在想些失礼的事了对吧,混蛋长男。"回过神来,就发现轻松一脸鄙夷地看着自己,真是个不信任兄弟的人啊。

  "我倒是觉得,兄弟之间互相知道底细什么的,也没什么不好嘛。"

  "怎么可能啊。"轻松摇了摇头,"自己的秘密被看得一清二楚什么的,不管怎么想都很恶心吧。"

  "哇,居然说恶心……难道轻松你其实是隐藏的冷血怪物?好可怕哦!"

  "小松哥哥你才是可怕呢,难道你就没有不想让兄弟知道的事吗?"

  "咦?我?"

  "比如说,你的恋,恋爱的烦恼什么的——"

  用毛巾擦着脸的小松不由得一僵。  

  原来没有当做是在开玩笑啊。是觉得我不会想说才故意当做玩笑带过去的吗?可恶,这份温柔是怎么回事?

  "你,很在意这件事?"

  有些直接地,再次试探地发问了。被问到的对象像是被吓到了似的身子一抖,随后回答道:  "我就说了,只是打个比方罢了。"

  轻松绿色的毛巾被他拧出了许多水,水珠拍打在洗手池壁上,发出了啪嗒啪嗒的声音。轻松微红着脸,盯着自己的毛巾,眼睛里却明明白白地写着"在意"两个字。

  不愧是打麻将时想要的牌会在眼睛里浮现出来的人,还真是好懂啊。

  忍不住悄悄地在镜子里盯着轻松看的小松压下了心中的笑意,"这件事嘛,并不是不想让兄弟知道的事喔。"

  "唉?"

  "所以,我会告诉你的。轻松你想知道的话,我就特别告诉你好了。如何,坦坦荡荡的兄弟之情,长男现在正在言传身教哦。"

  对着轻松扯出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容,小松心里其实也紧张得不行。这种气氛,接下来发展下去就是要告白的节奏啊,可恶,明明昨天晚上才下定决心要告白来着。命运之神真是比想象中还要急性子啊。能行吗,小松号?不要刚上路就触礁了喔?

  "……"

  轻松拿着毛巾的手僵在了半空,小松这幅游刃有余的样子让他莫名地火大。什么啊,有一份可以堂堂正正告诉兄弟的恋情就这么了不起?有必要笑得那么开心吗?还是只是单纯地觉得反击了我很有趣?他垂下眼睛,把发烫的脸埋入冰凉的毛巾里。

  "我才没有兴趣知道你的恋爱烦恼呢。这种事找末子商量不是挺好的吗?"

  "?"

  这次轮到长男吃了一惊。

  明明打算好了轻松问出口之后就顺势说着诸如"要说恋爱的烦恼的话,就是轻松你啊"这类的话对他告白,没想到轻松居然对自己的恋情状况不感兴趣到了这种地步。还叫自己去跟椴松商量,真不知道这算是仅剩的温柔还是冷血的极致。

  什么啊,明明就是你挑起这个话题的……

  小松看着不发一语开始整理起头发的轻松,对突然变得不愉快的气氛感到奇怪。不用这么快面对告白的安心和不知从何处飘来的一丝失落混杂在一起,把小松的心脏黏黏糊糊地包裹起来。

  这种气氛一直保持到了整个洗漱结束,轻松背上书包准备走出家门为止。

  "那么,我出门了。"

  "唉?不吃了早饭再走吗?"

  "不用了,我本来就打算在外面吃的。"

  "怎么这样?那我该怎么办啊——阿轻你帮我做好再走吧?"

  "我才不要!真是的,小松哥哥你偶尔也学会自己弄些东西来吃吧。"

   轻松一副"你真麻烦"的样子,转过身拉开了玄关的门,似乎就打算将这个躺在地板上撒娇的哥哥撒手不管。

  "我走了喔。"

  "轻松——好——冷淡——冷血怪物二代——"

  小松故意拖长了声音这么喊到。

  "再这么叫揍你啊。"

  "啊!我想到了,我跟轻松你一起去吃早饭吧?轻松请客!"

   "哈?不可能,不行,办不到的。"

  不出所料地轻松身子一顿,迅速转过头来眯起眼睛瞪住小松,满脸都是紧张和不安:

  "你听好,绝对绝对绝——对不可以跟过来啊!"

  "嗯?嗯。"

  小松的眼睛对上轻松的,随意回答着,反正轻松看上去也并不是十分相信自己的样子。

  轻松微微垂下眉毛,正如小松所想,看起来还是非常不安。他就这么无言地看着小松,最后低下头来,像是下定决心了似的,后退了两步,有些大声地说到:

  "我,我出门了!

  "呃,路上小心……?"

  在小松出口回答他以前,轻松已经猛地拉开门,一溜烟不知道拐到哪个街角去了。

  "可恶,居然用这招!这个过高轻喜撸,就这么肯定我会跟上去吗——小心我告诉小椴他们你今天去约会,书包里面还带着女朋友的胸罩噢!"

  对自家三男的速度目瞪口呆,小松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草草穿了鞋,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跟了上去。

  防备到这种地步,要么就是羞耻到不想被人看见的坏事,要么就是重要到不想被任何人打扰的好事。按小松昨天晚上的推测来看,应该是前者,可是——

  "自己的秘密被看得一清二楚什么的,不管怎么想都很恶心吧。"

  "难道你就没有不想让兄弟知道的事吗?"

  "比如说,你的恋,恋爱的烦恼什么的——"

  难道其实自己从一开始就会错了意,轻松根本不是在关心自己的想法,只是在顺势表达他的想法罢了?!嘴上这么说,其实是在委婉地向自己咨询,想让自己问出"唉,你有不想让兄弟知道的恋爱烦恼喔?"这类的?确实像是那个过高喜撸会干出来的事,所以在听见自己居然就开始说自己的事时生气了啊!

    啊啊!当时想向他告白的自己真是个笨蛋!!小松在全力冲刺的同时用手捂住了脸,发出了无声的叫喊。

  是吗。不能说出口的,禁忌之恋。如果轻松跟某个宅男进行的有关女式内衣的交易与他不能说出口的恋爱联系在一起,那就完全对得上号了。羞耻到不想被人看见的坏事与重要到不想被任何人打扰的好事,如果既不是前者,也不是后者,而是两者的合并体,会是怎样的结果呢?小松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轻松穿着女装,微红着脸,用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说出:"因为是你喜欢的,所以没关系。就算不是真正的女孩子,你也可以接受我吗?"的场景。

   "——哥哥我绝对不允许啊啊啊啊啊啊!!"

  这回是真的喊出来了。啊啊真痛快。小松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必须,必须快点追上轻松才行。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也不能让轻松的贞操落入那种家伙手里!绝对不是觉得跟变态宅男相比自己或许还有点胜算喔!

  小松一边跑着一边搜寻着绿色的身影,可恶,轻松不是这个方向吗?话说,这家伙也跑得太快了一点吧?

  "——啊,看见了。"

  小松的视线前方,轻松已经放松了警惕,无精打采地慢慢走着。注意好了自己和轻松的距离,小松的脚步慢了下来。

  这家伙这幅颓丧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要去见自己喜欢的人啊。也是呢,毕竟是注定没有结果的爱恋啊,很消沉吗,真可怜啊——小松暗暗想着,与其喜欢得那么痛苦,不如来喜欢哥哥我吧。如果是我的话,大概会让你幸福的哦。如果轻松喜欢的是我就好了。两情相悦,happy ending,谁也不会感到悲伤不是吗。嘛,当然这种话是说不出口的。小松闷闷地踢了一脚街边的石子,深吸了一口气,来缓解一下心中突然升起的如同被针扎一般的痛苦,可是很遗憾地并没有什么效果。

  "唉,豆豆子家的方向?"

  "——啊,往那边走了。"

  小松就这么不着痕迹地跟着轻松左拐右拐,松野家的人本来就经常做五个人跟踪一个人的傻事,可以说在跟踪这门技术上是炉火纯青,这个时候没有另外四个弟弟的干扰,小松更是如鱼得水,直到轻松到达目的地,也完全没有发现小松的存在。

   "哦呀,终于停下来了呢。"

  小松看着轻松站在一家门店前,心神不定地四处张望了一下,慌慌张张从侧门走了进去。

  轻松消失视野里以后,目光接着移向店面的招牌,小松张大了嘴巴,几乎要怀疑自己的眼睛连续两天都出了问题。

  "骗,骗人的吧——"

  那个装饰着蝴蝶结和小兔子这类可爱元素的招牌,用着充满少女感觉的圆体字写上的,是如假包换的"女仆咖啡厅"几个大字。

  女仆咖啡厅。一个字一个字地读,女,仆,咖,啡,厅。再连起来,是女仆咖啡厅啊!不是星巴克,是女仆咖啡厅啊!?仔细一看,不还是伪娘限定的嘛!真的存在啊,这种东西。

  这算什么?一直高高在上的正常人三男其实悄悄在女仆咖啡厅打工喔?这是哪里来的少女漫画情节啊?发现了这个把柄的自己难不成已经被选为男主角了?恋情成功指日可待——是这个意思??

  "——咦咦咦咦咦咦?!"

  在更衣室里换衣服的轻松听见从街上传来的有几分熟悉的叫喊,一股不好的预感从他脚底升起,不禁缩了缩肩膀,被凉意吓得打了个喷嚏。

  "应,应该没问题的吧……"他这么自言自语到。

  人生,还真是充满惊喜呐。

——tbc——

 



评论(29)

热度(141)